News新闻中心

近日,安徽获批试点,加速形成“募投管退”良性循环生态体系——拓宽退出渠道释放资本势能

日期:2024.02.28 作者:何 珂 来源:安徽日报

资金如活水,需要不断地流动。在创投圈更是如此。

私募基金在股权投资过程中,要经历“募投管退”(基金募集、基金投资、投后管理、资金退出)四个阶段。投资科创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充满着不确定性。资金想要退出,除了等待上市、并购,目前较少有别的渠道。

最近,在安徽的私募股权投资圈,不少VC(风险投资)和PE(私募股权投资)管理人看到了一条“新路”。

1月24日,中国证监会批复同意安徽省区域性股权市场开展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基金份额转让试点。

作为行业“募投管退”运作生态链的重要组成部分,资本的退出广受市场各方关注。

新年伊始,这一试点,让安徽再次在资本市场崭露头角。

为“退出”辟一条新路

在“科研—产业—资本”循环中,代表着创新资本的VC和PE是不可或缺的力量。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九成的科创板上市公司、六成的创业板上市公司、99%以上的北交所上市公司,在上市前均接受过股权创投基金的资金支持。

与安徽科技创新发展同频共振的,是安徽私募基金行业:私募基金管理人229家,在皖落地的私募基金产品共计2001只,总规模达1.61万亿元,全国排名第7位;截至2023年底省新兴产业引导基金已有16只母基金、40只子基金落地,母子基金累计投资金额84.58亿元……

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挑战随之而来。其中之一,便是“退出难”。

所谓退出,是指股权投资机构在其所投资的创业企业发展相对成熟后,将其所持有的权益资本在市场上出售以收回投资并实现投资收益的过程。目前常见的退出方式主要有IPO、并购、回购等。

业内人士指出,通常而言,私募股权基金“募投管退”周期大概在5年至8年,但目前延期现象比较普遍。

据悉,一般的基金是两三年投资期,三年退出期,再加一年延长期,现在很多基金其实已经进入退出中后期,但现实是回收的现金占比并不高,相当部分资产退不出来。

不少国资背景的投资平台,更加“压力山大”。

去年前三季度,在安徽落地的私募基金中,国有份额(包括各级*投资基金出资形成的基金份额、国有企业及其拥有实际控制权的各级子公司出资形成的基金份额等)占比超过60%,眼下,部分国有性质私募基金进入了集中退出期。

有负责人坦言,目前在“募投管退”四个环节最大的压力是投资的项目能否按照预期退出,这涉及到资金的回笼。

如何从股权投资中顺利实现退出并取得合理的投资收益,是投资者及私募基金管理人面临的问题,也是事关行业高质量发展的关键点。

前不久,安徽传来好消息——1月24日,中国证监会批复同意安徽省区域性股权市场开展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基金份额转让试点。

安徽成第六个试点地区

一石激起千层浪。

此前,北京、上海、浙江(含宁波)、广东、江苏相继获批试点。眼下,安徽成为第六个获得区域性股权市场开展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基金份额转让试点的地区。

2023年,安徽高新技术企业总数超1.9万家,科技型中小企业总数超217万家。

这些安徽企业充分利用资本市场实现快速发展。

近年来,安徽加快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推进企业上市“迎客松行动”计划,做大做强多层次资本市场“安徽板块体系”,境内上市公司总数176家、升至全国第7位,其中科创板上市公司24家、居全国第6位。

同时,安徽私募基金募集和投资的资金规模及增速在全国排名靠前。

2022年安徽省私募基金募资同比增长28%,居全国第1位,投资金额同比增长18%,在全国私募基金投资规模超200亿元的省份中居第1位;2023年前三季度在我省落地的私募基金新增募资额879.42亿元,居全国第5位,增速在新增募资超300亿元的省份中排名第2位。

这充分表明,安徽成为第六个份额转让试点获批地区的背后,是市场需求的支撑、产业发展的需要。

除此之外,*委和*重视、建设有准备也是关键。

早在2022年底,安徽省人民*印发的《支持风险投资创业投资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中就明确,要丰富风投创投退出渠道。积极向国家争取在省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开展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份额转让试点。引导社会资本设立并购基金、私募股权二级市场投资基金(S基金),支持风投创投基金通过被投企业投资份额转让、协议买卖、并购重组、实物分配股票等方式退出。

再看安徽省区域性股权市场——挂牌企业数量(1万家以上)稳居全国前列,累计推动千家企业完成股份制改造,为502家企业提供90场次路演服务,与300余家投资机构建立对接机制,累计培育5家企业转板上市,37家企业转新三板挂牌,14家企业被上市公司或新三板挂牌公司收购。

“我们的综合业务系统服务功能完备,2022年6月纳入中国证监会区块链建设试点,与监管链实现跨链数据报送;搭建中小微企业服务数据库,实现与核心交易系统、登记托管系统和综合服务平台的数据对接;股权登记托管系统通过国家信息系统安全登记保护三级测评。”安徽省股权托管交易中心董事长孙方刚介绍。

推动更多基金参与“接力跑”

正处于厚积薄发、动能强劲、大有可为的上升期、关键期的安徽,开展份额转让试点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安徽省地方金融监管局有关业务负责人认为,试点的启动将进一步拓宽私募股权创投基金退出渠道,有利于增加资金流动性,助力解决中小型企业融资困难问题,助力资本和产业发展循环畅通,从而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基金退出是私募股权投资循环的核心环节。正如业内共识:投得好才能退得好,退得好才能再去募得好,如果能不断正向循环,就有源源不断的资本活水浇向众多科技种子。

“我们是国元金控旗下国元资本所属的核心成员公司,目前已投金额大概68亿元,已投项目213个,大多数项目退出还是通过并购、回购等方式,‘退出难’也是我们需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安徽安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屠思强坦言,安徽获批份额转让试点,“推动了资金循环,活跃了市场投资”。

屠思强认为,份额转让作为基金退出方式之一,有利于推动更多基金参与到服务科创企业的“接力跑”中,实现对科技创新的长周期支持。

作为省委和省*产业培育、产业引领、产业整合的重要投融资平台,安徽省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相关人员认为,高效的基金份额转让,可以为*产业基金提供必要退出渠道,能提高产业基金国有份额的转让效率和市场流动性,“期待份额转让试点工作顺利推进,助力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形成投资和退出的良性循环,推进安徽省区域私募股权行业更加健康稳定发展”。

在采访中,有业内人士表示,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人涌入私募股权市场,股权转让市场的发展机会将持续加大,同时围绕基金份额转让的估值、定价、撮合等需求也会进一步规范化、公开透明化,这势必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提供有力支持。

“我们将积极对接省地方金融监管局、省国资委、省市场监管局等职能部门,推动基金份额转让试点配套*策措施落地协调,在国有份额转让、涉企数据共享、私募基金及投后企业进场、完善质押服务等方面出台具体支持*策,建立健全份额转让后市场主体变更登记的对接机制,打造规范透明、高效对接、公信力强的基金份额转让试点平台。”孙方刚说。■ 本报记者 何 珂

快活影皖链接链接链接链接链接